·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qy88千亿国际|老虎机

文章来源:酒城新报 更新日期:2019/9/23 16:16:36

  私人订制、量身定制等宣传口语早在21世纪初就广泛地在人群中传播,如今为彰显个性和时尚,定制更是年轻人、中年人等人群在追求品质时的一项选择。但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定制”是百姓获得商品的唯一途径,一个看似简单的“时尚”轮回,却记载着时代变更的酸甜苦辣。

  票证经济年代

  每张票证上面都分别标注了相应的数量,五颜六色的小纸片看起来轻飘飘、软塌塌的。市民唐女士回忆起凭票购物的年代,十分感触。

  票证按照每户的人口限量供应,而且每个人每月都有限制。因家中人口众多,有四个兄弟姐妹,唐阿姨的母亲总会想办法在每个月的布票和粮票中攒下几张,以备不时之需。“那时候的生活,票证就是‘通行证’,没有它有钱也寸步难行。”据她回忆,买米有粮票,穿衣买布需布票,买肉要肉票,就连买一盒火柴,也得用火柴票,几乎生活中每一样不能缺的东西都与票证紧密相连,这一段时期被人们称为“票证时代”。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家人要半个月才能吃上肉,打一盘牙祭。衣服都是反复打补丁,你们现在年轻人肯定没见过。”唐阿姨告诉记者,最多的时候每人每年供应棉布9米左右,最少差不多有7米。除了制衣,家里的床单、窗帘、枕套等都需要用布,那时能穿上新衣成为一种奢望。“每个月我妈就存一点布票,到春节时,他带着我们兄妹4人,去布店买好布后再到一个偏僻的弄堂里去找一个老裁缝,然后说一堆好话,让她给我们量身裁衣。”提起票证,仿佛唤醒她记忆的闸门,回溯到那个凭票供应的年代。

  彰显自由个性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迅猛发展,生活水平得以提升。上世纪80年代后,布匹供应日趋丰富,1983年12月31日布票停止使用。

  彼时,人们对服装的需求,已不再是遮寒蔽体,而是逐渐转变为对时尚、个性等方面的追求。在唐阿姨儿时记忆中,裁缝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成年后的她开始学习各种制衣技术,一做就做了近半个世纪。如今,她在蓝安路一段仍摆了个小摊位,为街坊量身裁衣。“他们来订一套纯棉的夏装普遍选择120-180元的价位,也有选70、80元的。春秋装一套的价格在230-270元左右。”“忙得过来三天就可以来拿,最迟一个周。”来找唐阿姨制衣的基本在50-80岁的年龄。“年轻人也看不起我做的款式。”唐阿姨说完,便低头盯着缝纫机的针线,双脚继续踩着踏板。

  如今人们对服装个性化和独特性的要求日渐增长,作为消费主力军的80、90后,他们希望能通过服装展示自我,想要服装符合各自年龄、职业等,批量生产的成衣已不能满足他们需求,量身定制模式也应运而生。记者在城区走访发现,红祥西街、大山坪、百子图、钟鼓楼等地均有个人、团队服高端定制的门店,店外LED灯上闪烁着可定制羊绒大衣、西服、夹克,店内也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定制款式样服。在店内量尺寸的刘小红表示,一套合身服装,能美化体型,而且细节上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风格,张扬个性的同时,更能展示穿衣人的魅力和气度。

  达成统一和谐

  说起定制,除了服装定制外,另一个为大众熟悉的便是家具定制,风靡于90年代的家私定制,至今仍是时尚的风向标。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36条腿”是结婚标配,即1张桌子,4把椅子,双人床、大衣柜、写字台、饭橱各1个。为了能拥有这36条“腿”,李华老人当时每天到木匠铺里要一些废弃的木料,请师傅到家里打家具。“自己捡木料,再请师傅上门就便宜很多。”李华回忆着当时邀请工匠师傅的情形说:“师傅来了后,会先量一下房间大小,再根据你的摆放位置,开始做。”“那时候的人不会考虑好不好看,做出来的家具就是一种时尚。”

  90年代,在家具中开始流行一种转角电视柜,经成品和制定品之间的再三比较,李华最终还是选择了定制。“当时买一套带转角的电视柜要上千元,我定制一套才600元左右,便宜一大半。”李华聊起他捡到的便宜。

  当下,人们的审美观念不断更新,各类户型的风格装修也屡见不鲜。不少市民表示,很多家具在展厅里风格漂亮,一旦搬到家里却黯然失色,不是尺寸与空间不符,就是款式不契合整体风格。位于万象汇商场旁某家具定制公司人士告诉记者:“我们2013年开始推出全屋定造概念,其包罗整体衣柜、书柜、酒柜、鞋柜、电视柜、入墙衣柜、整体家具等,不仅达到装修风格、家具风格及空间的统一性和协调性,也为广大消费者供给个性化的服务。”

  精品消费时代

  一根根细小而飞速的光纤,承载各式各类的网络商品。自从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电商平台的崛起,实体店不再是购买商品的唯一的途径。

  以网络为主的生活模式中,不少新型职业和服务也孕育而生。近年来,定制游异军突起,俨然已成为旅游业“黑马”,随着每年尝试定制游的旅游者成倍增长,旅游定制师逐渐进入人们视野。市民王烁和朋友相约国庆出游,时间是定好了,但选择目的地却在他们之间发难。“有的要去海边,有的想去草原,意见不统一,一来二去的都要快闹矛盾了。”无奈下,王烁只能求助旅游app上的定制师。“我们下了三单,就海边、草原、国外都定制了行程,然后大家来选最感兴趣的,最后确定对方提供的方案报价,付款就行。”

  随着国内经济的高速发展,传统旅行社提供的跟团游产品已经无法满足消费者出行自由和玩法多样等需求,消费升级催生出人们个性化、多元化旅行需求增长。为此,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出游时,会倾向于选择旅游定制师——这既可享受诗意生活,又能免去做攻略的繁琐。据一位定制师从业者表示,“对客户来说,我们为其制作的路书和制定的行程,就像是让他们遇见一场期待中的惊喜,这个惊喜是定制师或者各种攻略提前告诉你的,但是真正遇见是需要客户自己亲自去体验的,如果没有实际到达目的地,无法切身感受这种惊喜。”

  历史存在于细节之中。每每回顾这些代表着过去年代日渐泛黄的“信物”,时常有恍如隔世之感。从当初的定点购物形式,到如今的私人定制模式,无法想象时代大潮还将如何变幻,但相信那一定是和谐繁荣的美好世界。(新报记者 王延峰)

编辑: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