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qy88千亿国际|老虎机

文章来源:酒城新报 更新日期:2019/4/28 17:22:58

  沟壑具规模  藏在深山人不知

  4月23日,新报记者在地方文史研究者牟亚林、当地村民刘正贵的带领下,驱车沿县道往白节方向行驶,在锣锅滩(小地名)右转后,继续沿蜿蜒陡峭的村级公路盘旋行驶近6公里,来到南山山顶。站在南山山顶远眺,向北能看到纳溪城区、棉花坡乃至蓝田等区域,向南能远观白节等地,东向可见丰乐、西向则是天仙镇等地。

《纳溪县志》里有提到南山

  据当地居民介绍,龙蟠村地处纳溪区棉花坡镇、丰乐镇、白节镇三镇交汇的节点,村里曾有到纳溪、丰乐等地的“东大路”,如今随着社会发展,这些“东大路”渐渐被水泥公路取代,留下的痕迹少之又少。

  在狭窄的碎石公路旁停车后,新报记者随当地村民沿山路往深山里走,弯弯曲曲的沟壑赫然出现在眼前,这些沟壑掩映在苍翠的斑竹、橡树林中,沟壑依山势而挖,背面靠山,从茂盛的树林缝隙能隐约看到盘山公路、山脚。这些沟壑从外观看来,并非自然形成,沟壑并不窄,有近一米宽,最深的地方将近两米,长近一公里,将整个山头“紧紧”围绕,新报记者尝试站在沟壑里面活动,行走、转身等动作还算轻松,从沟内望去有“一望无际”的感觉。沟壑底部铺满了枯枝和烂叶,村民们砍伐的斑竹被晒干后摆放在沟壑上面,山上不时传来阵阵虫鸣和鸟叫声,一切显得宁和安详。

  这段沟壑看上去与普通的沟壑毫无区别,但从其结构、造型等方面来看,也并非是用作取水、排洪等功能的沟壑,且山顶并无江河、水塘等。新报记者在与当地村民的交谈中得知,这类沟壑在南山周边有十余处,且这些沟壑的建造大多是选址于半山腰间,依山势而建,其造型、长宽高度大都相同。

  当地故事多  朱德曾在此留迹?

  新报记者沿沟壑步行百余米后发现,除了一条普通的沟壑之外,在周边并未有其它遗迹。当地老百姓对这些沟壑的由来知之不详,不过,村子里却流传着不少与朱德有关的故事。

沟壑里布满了枯叶

  村民王开英指着海拔相对较高的山顶言之凿凿地说,该山头叫大炮山,因祖上曾在山顶亲眼看到过大炮,山名才因此流传而来,如今山顶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圆坑,据说是架大炮的时候留下的。“那时,村民十分敬重军队的人,主动帮助他们把大炮抬上山顶,朱德还请帮忙的老百姓一起吃过饭。”王开英告诉新报记者,她从长辈那里听说过朱德的故事。

  66岁的黄姓老人说,朱德曾经在大竹林的一个四合院里居住过,很多村民都给他带过路,四合院旁边还有一座三层楼高的碉楼,可惜的是已经被损坏。据当地人描述,大竹林是大南山第一大姓刘氏的老宅,老宅曾经的主人与朱德颇有渊源,朱德当年在大竹林同老宅主人打过大贰,朱德在离开南山时还送给他一些枪支,要他保境安民。

南山上的刘氏庄园

  话音未落,当地村民刘正贵谈起了他从父辈那里传下来的故事,他说,其父亲小时候看到过士兵在鱼塘里洗澡,父亲以前在山顶上捡到不少子弹壳。“山那面有所很大的坟,相传是士官骑马出去巡游时,连人同马被打死了,老百姓把人和马抬回来埋在了一起”“大路边的一块岩石下有一块已经风化了的石碑,上面刻录了不少人名,相传与朱德有关”......在村民们的七嘴八舌下,不少与朱德、士兵的故事娓娓道来。

  新报记者发现,从当地村民的描述中,并不乏与朱德有关的故事,但这些故事大多是从父亲、祖父等长辈的口中流传下来,并未有与之相关的见证者,也并未有史料记载得已考证,且在当地也没有留下子弹壳、老建筑等相关遗迹。

县志虽记载  “战壕说”待考证

  牟亚林为探清这些沟壑的由来,曾多次前往南山山顶进行实地查看、走访当地居民,他还专门翻阅了《纳溪县志》。

  在1992年印刷出版的《纳溪县志》中,收集了该县1911年至1985年的历史。其中提到:1916年2月14日,从qy88千亿国际渡江的袁军在永宁河支流白节河(也叫泾水)东岸的双河场与对岸护国军发生激战,失利后转攻棉花坡。经过蓝田之战和双河场之战的护国军尽管余勇可嘉,但仍显不支,护国军第一军总司令蔡锷急电驻叙永的第三梯队六支队长朱德率本支队驰援。2月17日夜,朱支队抵达棉花坡。从第二天起,朱德率部与其他支队一起在棉花坡血战16个昼夜,虽然击退了袁军的多次进攻,并给袁军以重大杀伤,但终因护国军官兵极度疲惫、粮弹极度匮乏,于3月4日深夜奉命转移。朱支队转移到红花山、大小南山、金凤山峡鱼漕一带布防,其余撤到大洲驿、打古、上马一带,司令部设在大洲驿。

当地疑为战壕的另一处壕沟

  从县志的记载可以看出,朱德到过大小南山确凿无疑,但新报记者所到的南山是否就是县志上所载的南山?据纳溪区党史办相关负责人介绍,大南山是指高洞与棉花坡相连接的那一段;大南山附近倒是发生过战事,但在大南山山顶的战事是没有记述的。

  随后,新报记者又从纳溪区文物所了解到,该所在接到老百姓的反映后,与纳溪区党史办一同前往现场进行考证,并通过查阅资料初步估计,这些壕沟不具备战壕的特点,与平时看到的战壕仍有所区别,包括壕沟布置的公式、地形等都不像,村民们反映的大炮机枪口等都与所见的不一样。“战壕一般具有三级台阶,但南山上的壕沟只有一个通道而已;这些壕沟所处的地理位置是在一个山顶的最高峰,最高峰上修战壕与山底的垂直距离比较远,选择方位和地址都不具备条件。”纳溪区文物所相关人员表示。

  棉花坡之战  “铁血”精神长传虽然在棉花坡龙蟠村发现的各类壕沟是否为护国战争时期留下的遗迹还需作进一步考证,但不得不提的是,“护国”精神已植根于纳溪人民灵魂深处,滋养着一方水土,改变着这方水土。

  纳溪,川南qy88千亿国际的南大门,自古以来便是滇、黔入川的水陆交通要塞。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宣布恢复帝制,“护国运动”风起云涌。1916年,以蔡锷为主帅的云南护国军北上“讨袁护国”,第一军第三梯团第六支队长朱德奉蔡锷将军之命,率部参加了护国战争中的棉花坡战役,朱德用智用勇力克“不可战胜”的北洋军,以一当十,以一敌十,成为护国战争中以少胜多的典范战例,加速了中国民主共和的进程,棉花坡之战充分显示了朱德卓越的军事才能。

  如今,百余年前的硝烟早已散去,但百年“护国”文化永久地镌刻在了纳溪这方热土。永宁河畔的悬崖上,当年蔡锷将军在护国战争胜利后挥毫写下“护国岩”三个大字镌刻其上,与之相伴的,是蔡锷将军写下的这段《护国岩铭》,石上字迹仍旧清晰;涛声相伴,读来仍旧令人热血沸腾。在纳溪紫阳大道的蔡锷雕塑,浓缩了护国战争在纳溪的辉煌战况,展现了蔡将军的英雄气质和文韬武略,呈现了朱德元帅当年在棉花坡战役的战争场景。而在纳溪区永宁街道朱坪村的棉花坡战役战壕遗址里,百多年前护国军们挖掘的战壕仍清晰可见,展板上面记录着的棉花坡战役情况,提醒着人们当年这里曾有过一场惨烈的战斗。

  在qy88千亿国际人的记忆中,护国战争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名词,为纳溪人民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以此为背景的“护国文化”也成为纳溪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秀美人文纳溪”划上了浓墨淡彩的一笔。(新报记者 刘泰承)

编辑: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