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qy88千亿国际|老虎机

文章来源:川南在线 更新日期:2019/9/27 15:51:55

  康巴汉子巴桑呷瓦站在雅拉雪山下的草原上,一眼看上去墩实如一座黑铁塔,你要是把他想象成一辆“悍马”或者是“路虎”奔驰在高原旷野上也可以。不过,我个人更喜欢他那张稚气天真的脸——烙印着高原黑红色彩,荡漾着格桑花一样的单纯、轻灵、阳光,让他这个已经吃四十岁的饭,而且还是负责统筹康定“西南部战区”三乡一镇中心派出所的所长,恍若一个大小伙子。

  特别孩子气的是,在接受我们的采访中,他还时不时要用手害羞地捂捂脸,简直就是“憨态可掬”的标准款式。于是,我就在这潮水一样扑来的稚气、淳朴、憨厚中,走进了这匹“悍马”“烽火连三月”的警界沙场……

  一

  巴桑呷瓦2009年考入康定市公安局,入门第一站是塔公派出所。这里离他老家呷巴乡铁索桥村有几十公里——那里是乡下农区,自然状况与塔公草原牧区不同。

  初来乍到,塔公的地皮还没踩熟,巴桑呷瓦就被“拍”了一部“枪战片”——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正要坐上饭桌,就接到辖区牧民电话报警,称有歹徒偷抢了9头牦牛后向龙古牧场方向逃窜。“敢在我们的地盘上耍横,这还了得!”他当即提上一把警用防暴枪,叫上一个辅警弟兄就出门。追了2小时后,前方几百米处出现了目标——两个歹徒正撵着一群牦牛往一座草山上爬。没说的,他马上鸣枪,大吼“站住”,并加快步子向前,对方站了下来,居然朝他们射了两枪。巴桑呷瓦手中的防暴枪因距离太远根本够不着,而对方那制式步枪射出的子弹却任性地在他们头上飞。子弹是要躲,但手中防暴枪照样打,人照样往前冲。这样的躲、射、冲前后差不多有半小时,从山脚到山头又到草原上。歹徒毕竟心虚,弃牛而逃。

  当他们将枪声中四处乱窜的牦牛寻找“归队“后,已是深夜,人与牛早进入了草原腹地。要下山时,却发现找不到方向,用手机联系,却没有信号;抬头问天,只有冷冰冰几颗星。有回应的是肚皮,“咕咕”乱叫——他们还是中午吃的饭,此时真后悔当时没多吃一碗,那回锅肉真叫一个香。

  还有一个回应,就是夜风刮来——高原深秋的夜晚,气温下降到零度以下。饥寒交迫中,一人抱着一头牦牛相依为命挨到天亮。草原上虽然升起了红太阳,他们却依然找不到下山的路。草原上本就没有路,只有古诗中的画面“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还真有牛,那些“虎口脱险”的牦牛们正在草地上优雅地享用早餐。让他们的肚皮又是好一番“咕咕”响,差点就生出了要跑上去咬它们几口解饥的冲动。无奈之下大家分工,由辅警照看牦牛,巴桑呷瓦去找手机信号,跑了几个山头,终于联系上了他曾在塔公镇当了十多年人武部长、号称草原“活地图”的父亲。在父亲反复盘问与确认方位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下山的“路”……重新端上饭碗,已经是上一顿的24小时之后。

  这一次的被“拍”,巴桑呷瓦与偷牛盗马贼结下了梁子,只要看到自己的藏族同胞因牛马被盗呼天抢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恶”向胆边生。仅在塔公派出所几年间,他就为牧民追回被盗牦牛与马上百头,法办偷牛盗马贼十多人,打出了名头,打出了威风。周边那些偷牛盗马贼,听到巴桑呷瓦的名字就头皮发麻:“巴桑呷瓦是个喝铜吃铁不要命的人,性火手重,招惹他就是眼瞎!”

  听巴桑呷瓦说“枪战片”往事,我是心惊肉跳——因我小时曾亲自看到过枪毙人。那是“文革”后期,一个活人被押到县城边的河滩上,枪一响就没了。而他说时,却一脸的淡然,居然还孩子似的笑,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说完时,打开手机,竟然问我们知不知道甘孜警队刚在成都世警运动会上夺了金牌,并把照片翻开给我们看,似乎这个比他讲的“枪战片”更有新闻看点。

  二

  巴桑呷瓦“捂脸”的手指粗大,是那种有劲道又憨厚的粗大。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双粗大的手居然能拿画笔细腻作画,简直就是对本文标题“铁血并柔情着”的生动注解——17岁时他就在四川省藏校接触了唐卡绘画,之后还为牧民群众画过三年装饰画。这一技艺在他从警后竟然大显神通。

  高原藏区大多地广人稀,比如沙德镇面积就有826平方公里,比新加坡还多了去。地貌地形又复杂,外人进来根本就找不着北。2012年,康定境内发生命案,嫌疑人藏匿到了塔公牧区,前来抓捕的民警不熟悉地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灵机一动,用白描绘出了嫌疑人藏匿区域地貌图,大家当即“按图索骥”,兵分数路合围,一举就将犯罪嫌疑人抓获。此后,他的画笔就成了案侦中的得意之笔。

  现在需要来一个插叙——巴桑呷瓦能几分钟就画出“作战地图”,全赖心中有一张塔公草原“活地图”。哪里跌到那里爬起来,“枪战片”迷路让他痛定思痛,就恶补了防区地貌地形,包括社情民风与村落位置。这“地图”值钱,居然帮他在“11·22”抗震救灾中荣立四川省公安厅个人二等立功。

  2014年11月22日16时55分,塔公发生“6·3”级大地震。已是副所长的他第一时间带领所里弟兄在地动山摇中直奔木雅祖庆藏族学校——这所全国知名的藏族学校有上千学生,被称为“藏族儿女希望的摇篮”“塔公草原上一颗璀璨的明珠”。17时10分,也就是地震十多分钟后,他们就像天神一样站在了学校操场上,此时已有校舍出现崩裂,现场一片惊慌混乱。危在分分秒秒,他们当即出手,十万火急将全校学生转移到安全地带——最多也就两分钟,学校房顶与围墙就倒塌。之后,他又根据“地图”火急赶赴其他重点区域,成功救护了十多位行动不便的老人和残疾人;再之后又疏散安置受灾牧民,彻夜对重要部位开展巡逻守护。整整48小时不眠不休,他却依然铁人一样出现在需要帮助的灾民眼中……

  把话拉回来,尝到了“画”的甜头,巴桑呷瓦在普法教育中也用上了这一招——辖区藏族大多都不识汉字,不会汉语。在2017年“缉枪治爆”专项行动中,他就在随身带的小黑板上为群众画了一支枪和一副手铐——非法拥有枪支违法。再画一个人和一头牛,告诉大家有歹心的人会用枪欺侮、威胁、加害他们,抢牛,伤人——因为亲自拍过“枪战片”,他的讲解自然生动。普法宣传到位,群众支持,再加上走村入户不留死角依法收缴,效果当然扛扛的——他因此荣获康定市“缉枪治爆”个人三等功。

  中国有句俗话“无心插柳柳成荫”,巴桑呷瓦应了这话,赢得了“草原上的神笔马良”光荣称号。2018年10月,康定市公安局在对口联系乡甲根坝开展精准扶贫时,就点了巴桑呷瓦的将,到每个村巡回办“画展”。他把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民族政策和惠民工程绘制成故事性强的简笔画册——耸立的雪山,代表村民们享受的高原补助;坐在课桌前的小女孩,意味着孩子享受义务教育;道路、房屋、路灯则象征村里奔小康的前景……扎日村一位叫泽仁拉姆的孤寡老人对自己所享受的国家扶贫优惠政策是一笔“糊涂账”,巴桑呷瓦知道后上门单独“授课”——他从头到脚,画上帽子、衣服、鞋子,画一样问一样,“对号入座”,直到老人清楚明白自己应该享受的扶贫物资、医保和草原生态奖补等福利“红包”。

  巴桑呷瓦的“画说扶贫”,让我联想到了著名画家梵•高毕生的心愿——“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一家咖啡馆展出我自己的作品”。学画时的巴桑呷瓦也有同样的心愿,希望自己的画作能够参加画展。可惜梵•高一生都没能找到一个“咖啡馆”,临终前他流着泪对弟弟说,他所有的画都不如弟弟怀中那个一岁的婴儿。巴桑呷瓦也有遗憾,他的画也没能参加过那些所谓上档次的画展。但他的运气比梵•高好,找到了自己的“咖啡馆”——生养他的雪域高原与走在脱贫路上的父老乡亲。

  2019年3月,他的“画展”成了天府之国主流媒体的“今日头条”——17日,《封面新闻》以《好政策“画”给你看》进行报道;18日,《四川日报》用半个版作了题为“高原民警画说扶贫”深度报道;同日,《成都商报》也是半个版。19日,《四川法治报》更是头版加一个整版隆重加推;又是同日,《澎湃新闻》出了新闻加评论……

  

  巴桑呷瓦在说上面这些事时,脸上波澜不惊,语气也没有明显变化,仿佛说的就是派出所上班下班应该做的寻常事,而且时不时还要加上那“捂脸”的标配憨厚。至于“缉枪治爆”、抗震救灾立功等受奖与四川主流媒体“今日头条”的事,他却只字未提——这些我都拜甘孜州公安局管宣传的同志所赐。但在说到他与白玛友珍结对扶贫的事时,却分明动了感情,语调明显抑扬顿挫,让人能穿透他那黑铁塔一样的身板,触摸到一颗柔情似水的心。

  2017年1月,巴桑呷瓦认了甲根坝乡日欧村白玛友珍为亲戚——甘孜警方很有创意地把结对扶助贫困户称为“认亲戚”。 巴桑呷瓦有些伤感地回忆,第一次上“我的亲戚”家时,屋顶漏风漏水,楼梯破损,楼上楼下一片破乱——年近60的白玛友珍孤寡,看上去像70多岁老人,因左手摔骨折已有些日子,又没作医疗固定,连水杯也端不动,又由于行动不便,就与牲口同居楼下……巴桑呷瓦说他当时忍不住心头就有泪水,而自从上中学后他就再没有要流泪的感觉。于是,那双上“今日头条”画画的手立即“改行”——先当“木匠”,做了两块夹板,固定了亲戚骨折的手;再当“医生”,买了需要的药,教亲戚如何护理;又当“泥水匠”, 找来沙子和水泥,修补屋顶和楼梯;最后是当“说客”,找村上干部商量对白玛友珍的照看,落实帮扶脱贫办法,又按政策一脚一手替白玛友珍申请办理“五保”……

  鲁迅曾有诗“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巴桑呷瓦这匹“悍马”拍“枪战片”时铁血腾腾,地震现场更是铁血腾腾,但面对自己的“亲戚”却是一条“孺子牛”,柔肠寸寸,春水依依。他说那一段时间睡不下安稳觉,总觉得心头有什么堵着。把上面那些事做了之后,心仍然放不下,只要抽得出空,隔三差五就要去“亲戚”家打Call——沙德镇离日欧村大约60公里,一趟来回得几个小时。去时当然不是玩“空手道”,吃的穿的用的都会带上一些;到了双手也不闲着,修整电器、收拾屋子、打扫卫生什么的,都做。白玛友珍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弟弟,我自己来。”顺理成章,他们就认了姐弟——“那天我去送医保,走的时候亲戚送我,到大门口我说你不要再送了,她说要送我到停车地方。我说不要。就这样拉扯过程中,她要我带上家中的一饼酥油,我说真心不用,你自己家也没有牛。她说你不用管,这是带给她侄儿子的,不拿就是看不起人。又说我每次来都带那么多东西,如果要认她做姐姐就必须拿。话音刚落她就哭了。想着她自己生活那么困难又是残疾,还特别想着给我儿子带酥油饼,我也感动得流了眼泪。从此我就多了个姐姐!”

  白玛友珍认下巴桑呷瓦这个弟弟后,居然把他的同事也当成了“亲戚”——康定市公安局有不少民警都到甲根坝结对扶贫,每次“走亲戚”经过白玛友珍家,白玛友珍都要拦着让他们进屋喝上一杯酥油茶。一来二去居然成了常态,一些民警走亲戚途中往往要去巴桑呷瓦这个“家”坐坐……去过的民警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白玛友珍与巴桑呷瓦简直是天生的姐弟。还真就有一种天生的缘分——用巴桑呷瓦话说,他自小在村里走东家,吃西家。这一方人祖辈都是用雅拉雪山的水煮酥油茶,看着草原上的牦牛长大,血管里流着同样的雪风与阳光,不是亲戚也有天然的亲戚情分在里面。自己穿上了警服,就更有责任让他们平安生活,过好日子……

  有一件事让巴桑呷瓦至今难以忘怀。说起时很是得意,甚至就是在显摆。那是认亲戚半年后的一天,他按约定时间上门送药——那时白玛友珍在他照护下骨折的手有了好转,通过他争取扶贫款,楼上住房已装修一新,人居畜养分离。走进屋时,他大吃一惊,从底楼到楼梯到楼上点满了香。我问巴桑呷瓦点香这个有什么特别,他骄傲地说,这是当地藏族同胞迎接德高望重的客人时的最高礼遇,更早的时候只有活佛才配。这一带的藏族民居基本上是一楼一底,楼上人住,楼下喂养牲畜,点香是不让秽气侮了尊贵的客人。说这事时,他脸上浮现出少有的庄严、神圣、欢欣与满足……我一下就从这张陶醉在幸福中的脸上想到了人类潜能心理学马斯洛说的高峰体验——那是一个人在倾注心血之后,获得成功与认可时产生的一种瞬间亢奋与欢愉。比如画家画出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画作,科学家发现了一个大自然的奥秘,当母亲的做出了一桌让第一次上门的未来儿媳点赞的饭菜……那样的心理状态好似站在高山之颠,心灵如花之放,如日之升,生命呈现出人性中天真、淳朴、正直、诚实、坦率的光泽,有如一匹通体火红的骏马,奋蹄扬鬃嘶鸣奔向辽阔的大草原……

  作者简介

  陈大刚,四川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人民公安报》《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四川文学》《重庆文艺》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随笔100多篇。分别由作家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散文随笔集《站立天地间》《对自己好点》《笔走大中国》《笔走五大洲》。主要文学成果为文化散文创作,代表作《笔走大中国》与《笔走五大洲》两书,从历史、地理、文化多个角度切入中国与世界著名“自然景点”和“文明景点”,倾注了一生才华与满腔心血,充满了磅礴喷发的激情、纵横捭阖的视野、深遂广博的思考、一唱三叹的笔调与绚丽多姿的文字,绘制出了独具个性的“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唱响了一曲深沉而浪漫的人类赞歌,在当下公安作家中尚属唯一。(完)

编辑: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