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qy88千亿国际|老虎机

文章来源:川南在线 更新日期:2017-09-29 09:22:22

  一

  说起古代西南地区的重要交通要道,大部分人一下子就会想起著名的“茶马古道”来。然而,在川南古蔺一直往东的重重大山里,还有一条不逊色于茶马古道的交通要道,那就是川黔盐茶古道了。

  要探寻盐茶古道的历史遗迹,你就不能不去水口镇。

  从古蔺县城出发,一路往东沿着蜿蜒的公路行走,大约两小时的车程,远近闻名的水口坝子便呈现在你的眼前了。

  大约三四百户人家,火柴盒式的水泥平房错落有致安放在一片苍苍茫茫的水稻地和苞谷地的中央,连接成两条弯曲的街道形成一个美丽的风情镇子。一湾碧蓝的小河环抱着镇子穿越水口坝子,那河水清澈见底,两岸绿柳成荫。金色的阳光,洒在小河上,水波晃晃悠悠,浮光掠影,水底的游鱼一排排游曳。

  附近的山,均由一些平缓的小山包组成,远远近近一片苍翠。这苍翠是与生俱来的,与天地同生的,那漫山遍野的翠绿沿着水口坝子和玉带似的小河无休无止地绵延了下去。

  绿色给你带来了一阵爽朗和一阵舒畅,微风轻轻一吹,一股纯天然的凉意扑面而来,只需一小阵子,汗水就干透了。

  满满地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再抬头仰望:那湛蓝的天空、雪山般纯净的白云就那么随随便便地浮着,一浪一浪地涌动。

  这就是四川省古蔺县的东大门,川黔盐茶重要的古驿站,与贵州茅台一河相隔的边陲小镇——水口镇。这是一个古古朴朴的边贸集镇,又是一个风光旖旎的资源小镇。这里蕴含着丰富的盐茶文化,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气息。

  二

  盐茶古道纵贯川黔两省,贩盐的马帮从四川自贡等地区一路走来,穿越川南,来到古蔺,穿越在川黔两省的重重大山之间,最终选择在水口这个镇子里打马歇足下来。历史上的水口镇,就成为川黔最有名气的盐茶驿站之一。

  川南古蔺的盐茶驿道大多以青石板道的形式开凿在那一片崇山峻岭和莽莽丛林之中,从古蔺向东,途径龙山、鱼化、石宝,又从石宝镇的镰刀湾进入水口地界,从马跃、白腊、水口、浮云、望江,一路蜿蜒进入贵州茅台。

  在马跃水、马浮云、石马坪、沉浮屯等地方,还可以找寻青石板驿道的遗迹,它断断续续,遍布青苔,石板磨损十分严重,正慢慢地掩映和消失在莽莽树丛之中。可以说,马帮骡帮队伍每一次踏上征程,都是一次生与死的历练。这些断断续续的驿道,正是沧桑的历史和厚重文化的脉络,是人文精神超越自然战胜自我的不朽史诗!

  在驿道的沿途,或村寨,或山石,或路道,或地名,或水文,一个个充斥着骡马文化的历史传说和神奇故事,无一不传神地印记着马儿骡子历历在目的悲催铁蹄印痕,承载着赶马汉子艰辛的汗水和酸楚的余温——

  平地一踏来了水,马喝一嘴(口),

  人喝一嘴(口),低头再看没了水,

  取个名字马要水。

  ——马跃水.马跃村

  相传某年干旱,大地一片龟裂,在一个夕阳西下的黄昏,掉了队的一人一马拖着疲惫不堪的步伐行至石梁上,马终因饥渴困乏倒下了,赶马汉子焦灼地仰望苍天,跺脚呐喊了三声。突然,在他跺脚的地方出现了一汪山泉,那神奇的山泉水仅仅只够困马和人各自喝上一口,但就仅仅是这样的一口,就滋润了人和马干渴的喉咙,神清气爽站了起来……迄今,在记录着马跃水故事的石梁上,那口古古扑扑的老井还在,而斯人斯马早已远去。

  生成怪石似胳骝,独占高原夜不收。

  劈碎缘何添一恨,於今散漫卧荒坵。

  ——石马坪.水口村

  在水口村的石马坪,有一三米高的怪石形似石马仰天长嘶。相传,马帮走到这里,山体轰然倒塌,砸中走在最前面的马,那马伸着双眼,仰望苍天,在阵阵长嘶中悲然离去,渐渐化作石像……这是一匹怎样的悲壮的马啊?它的希望它的豪放它的梦想的破碎缘自劈碎的山石,轰然倒下的是马,但是马的精神不死,它永远地驻留人间,激励着人们一路向前。

  六井清油号马浮,双桥玉带显平湖。

  雾照东山铺一片,印玺西岸挂金壶。

         ——马浮云.浮云村                                                                         

  明朝初年,雷家出了一草寇,带领五万五千蛮兵自称为王,制作了皇家印玺、金壶、龙袍,并大兴土木修建皇城。

  雷神都督府,蛮兵五万五。

  先有关口王幺五,再有雷家老起祖。

  ——马浮云.民谣

  为了剿灭蛮兵,官家派遣王国公率领大军前往征缴,蛮兵尽数被杀,雷家遭到灭门,一个三岁雷姓男孩藏身于一名叫王幺五的苗族妇女的裙子胯下,得以存活下来,延续了雷家上千年的香火……

  迄今,留在马浮云的皇城遗址以及打造皇城的石料皇櫈皇梁皇柱依然保存完好。这些诗句似乎在警示世人:欲望太强,蠢蠢欲动不会有好的结局,神马都是浮云,一切荣华富贵只不过是过往云烟。

  千年的古驿道,千年的马蹄足迹,千年的风风雨雨……这是古老的信路和遥远的拓荒。盐茶米粮,风雨沧桑,一群接着一群的赶马汉子在川黔两省的往来中打捞着悲凉、酸辛而又充满着希望的日子。翻山越岭,马蹄声声。一声声高亢的呐喊,一阵阵悠长的嘶鸣,荡起千般激扬,掀起豪情万丈。此时此刻,人和骡马潜在的勇气、力量和耐力得到充分爆发,人的灵魂以及骡马的精神都得到极大升华。

  是的,盐茶驿道不是单调的,沉默的,而是豪迈的,丰满的。它虽然在慢慢地消失,但是,它沿途留存下来的这些诗歌、民谣、传说,却仍然在实实在在地记录着历史,而它,本身就是一首残诗,在崇山峻岭和荒草之间被野风反复地吟咏……

  三

  驿站是出发地,也是归路;驿站是渐行渐远的身影,也是扎扎实实的脚印;历史在驿站上集合,也在驿站上飞散,岁月在驿站上碾出了凸凹,也在驿站上垒出了造型。驿站文化既苍凉也温暖,既喧嚣也宁静。

  拂去远古的尘埃,在若隐若现的时光背影里,马儿骡子队伍来了走了,水口镇子,这个承载着盐茶文化的驿站,它寂寞了又热闹了,接纳了又离去了,辉煌了又湮灭了……

  慢慢地,驿站文化以 “灯”的方式遗存下来。

  据调查考证,古蔺的26个乡镇都有灯,有龙灯、花灯、牛灯、狮灯等,花灯独具特色,是古蔺灯文化中的极品。但是,在川黔交界的水口镇,还有一种鲜为人知,古老而又独具特色的灯,这就是“马马灯”。

  马马灯像一颗散发出浓郁泥土芬芳的灿烂明珠,始终保持着盐茶文化的纯朴和粗犷。相传,驻留在水口的那些赶马汉子,来自川滇黔渝各个地方,酒足饭饱之余,他们打着悠长的口哨,甩着长长的马鞭,开着粗犷的玩笑。有的互相追逐、自娱自乐;有的在大街上和空旷的坝子里展示起拳脚以及耍枪舞棒的功夫来。小小镇子不时传来甩鞭、杂耍、呐喊和悠长的口哨声,随着时间的推移,就逐步形成了有套有路的灯戏。

  从马马灯“报”词 “避瘟灵官大元帅,去保唐朝去收瘟,保护我主唐天子,流传世间享太平”可以判断,马马灯和花灯均起源于唐代,兴起于明、清时期,它是川黔盐茶文化的浓缩,在古蔺的水口、丹桂和贵州的茅台、茅坝等地区最为盛行。

  马马灯既有与花灯相似的痕迹和烙印,又有着天然的区别。花灯有起灯、罢灯、过路灯、插灯等程序,“唐二”(男主角)与“幺妹”(女主角)用油纸伞或纸扇作道具,一般是在人家的堂屋里表演,耍灯人最多20来个。

  比起花灯来,马马灯的阵容和气势就强大恢宏得多了。马马灯既有“唐二”与“幺妹”,又少不了起灯、罢灯、过路灯、插灯等复杂的程序。表演道具有“马”有“骡”有“车”,“马马灯”锣鼓浑厚明快,节奏感强;舞蹈粗放优美,十分谐趣。除唱和跳之外,作为前奏,还要耍枪、摔棒、翻武台。玩灯的人都是粗壮汉子,队伍至少有七八十人。马马灯有着天然的忌讳,绝对不能进屋里面去表演,大都选择在场地宽敞的坝坝里头进行。

   在住家的坝子里头,在山根河边的坪坝上表演马马灯,那种场面才真正地称得上是波澜壮阔和惊心动魄!那阵势,三四叵狮灯龙灯一齐上场或者能有那种气派?不!阵容相近,热闹不够,无法与马马灯相比拟。

  高高的武台用四方桌子一层层向上重叠搭建而成,最低的是8张桌子,最高的有12张了。按照每张桌子1.5米计算,最低的高度是12米,最高的至少就达到18米,大致有三层楼那么高。

  过年过节的时候,一出人齐马壮的耍灯队伍声势浩大打着灯笼到达耍灯场地,一声声长长的口哨声划破了宁静,只听见那小马锣“当、当、当、当……”地响起,接着,大钹打响了,大锣、大鼓一齐敲响起来。在紧锣密鼓声中,两三个“跑报”者围着场地满坝子跑起来,一匹匹桀骜不驯的“马”和“骡”逐步跟上连成一片。“跑报”的人在最前面引导着“马”和“骡”,变着花样,穿着“五梅花”,跑着“连环套”,然后就开始列队“破阵”了。破阵需要“骡子过桥”、“叫骡子推磨”、“雪山取水”等高难动作,才能破下“阵”来。

  其时,伴随着嘶声的马骡,威风的锣鼓,轻盈的马骡玲,数十个赶马汉子粗犷的嗓音一齐唱响起来:

   “嘟唉——个——骡子”!

  “嘟唉——个——骡子——”

  随着一阵阵粗犷的呐喊,耍灯的队伍沿着武台转了两三圈,又是一阵子锣声响起,两个扎着布腰带的青年就沿着桌子往上攀登,在武台最顶峰立倒桩,翻跟斗,各种危险、高难的动作伴随着一阵紧似一阵的锣声,一张一张的桌子从“天上”撤到地下,人都紧张得透不过气来了。

  撤除下来的桌子摆放成了一溜长长的平台,平台上,开始了摔棒、杂耍、舞板凳龙、走倒提……

  跑报、武台和杂耍仅仅是马马灯的一个前奏,但就这样的前奏,就已经足够动人心弦了。

  “嘟唉——个——骡子!”

  “——嘟唉——个——骡子!”

   七八十个耍灯汉子一齐发出高亢的呐喊,车水马龙的“马帮”、“骡帮”腾挪跃闪。马夫和骡夫开着粗犷的玩笑,用马棒马鞭挑逗着马儿和骡子,优游自如地调戏着车夫以及赶车的花旦,悠扬的马马灯调欢快地唱起来:

  ——马儿挑起牛牛手——

  ——哟喂——牛牛——哟手——

  那马夫、骡夫,脸涂抹成黑碳色,形象怪异,动作搞笑,其丑不堪;那花车里的小旦(女角),红唇白脸,衣着光鲜,手舞长袖,娇羞无比。高亢的唱词,悠悠的长腔,锣鼓喧天,马骡劲舞,人群亢奋,将整个耍灯的氛围搅拌得春温四溢。那情趣或幽默,或诙谐,或粗犷,或豪放。那气势直勾得你神采飞扬,荡气回肠…………

  眺望着无限风光,任凭遐想的思绪在酸甜苦辣锤炼的至高境界中徜徉。这时候,你的模糊的视线重又清晰。看白云流霞悠悠,想天地瞬息万变,盐茶文化是一种沧桑,一种历练;驿站文化是一种享受,一种洗礼。

               四

  驿站是驻留人客的地方,驿站当然不会荒凉。

  历史就像一个无心的大回环,终点和起点又重合在同一个圆点上。作为四川省乡村旅游示范镇,水口镇正迎着改革发展的新思路,打造着一个淳朴自然和谐美丽的乡村旅游度假区。水口镇,这个连接川黔两省的边陲小镇,正逐步成为游人瞩目和行者驻步的新的驿站。

  盐茶贸易早已成为边陲镇子的记忆,取而代之的是水口的杨梅、核桃、土腊肉等系列地方特产。

  留在盐茶驿道上那些美丽原始的自然风景依然存在。完美的森林覆盖率,诱人的绿色植被,掩映着众多景区景点,这时候,沿着残存的盐茶古道去碧云景区看一看,那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呢。

  碧云景区一共包括三个景点:碧云寺,青云湖和两江沟。

  首先到碧云寺吧,这里,曾经是马帮顶礼膜拜之地。

  站在水口坝子,放目远处,似有海市蜃楼再现人间,那楼宇便是被人称为小蓬菜的碧云山。

  碧云山位于水口镇子的平阳,长市和金钟村交界处,山不高,在平坝中突兀而起,仿佛“鹤立鸡群”。诸山相联,高高低低,错落有致。从小镇出发,沿蔺(古蔺)茅(茅台)公路往山上走,在长市村下车,顺着机耕道往前走,转过一道山弯,小巧玲珑的碧云山便展现眼前。到了碧云寺,你就到了一个非常独特的世界。山峰像扇面一样拉开,峡谷如绝壁一样陷落,山峰与峡谷错落起伏,构成了一道气势磅礴的雄伟山门。

  相传,碧云山上有一石马坐化成妖,那妖孽趁夜深人静之际,与一群石牛、石猪一起跑到贵州一个叫孙盖坝的地方去吃稻子、麦子,并用石轿子去将那里姑娘抬走……当地人愤怒了,便请来高人指点,发现是碧云山上的石马作怪,孙盖坝人便趁水口人吃年夜饭时,将周围的石牛、石马、石猪全部砸烂,但是,云端的石姥母念旧慈悲之心,系数将那些砸烂了的猪头、马头用青苔将其接上,并将它们收编为徒。当地百姓怕这些石妖石怪再出来兴风作浪,就跪求石姥母驻留人间,于是,石姥母坐着石轿,化作石人,终年镇守在碧云山上……自此,救苦救难的石姥母前香火不断,求医问药、许愿祈祷者络绎不绝。

  骏马天性跑溜溜,情恋生介不放松。

  翩翩石轿千般往,川滇黔渝显奇功。

  麦浪滇黔常见爱,鸡鸣拂晓影无踪。

  但看云端石姥母,联姻西南造化通。

  可恨仙师情意短,操动无情挫山工。

  众善精心齐护卫,大年三十永无忧。

  三更灯火曾宁静,五更发难碧云峰。

  轰隆一声震天响,碎马孤轿卧荒冢。

  诗句中描写了石姥母收服、感化妖孽的全过程,让人流连忘返,浮想联翩。漫步在“炼石补高天”的碧云山巅,耳边松涛阵阵,脚踏石阶,手扶怪石,仿佛感觉到马帮骡帮再次从远远的天际边款款走来……

  然后到两江沟。相传这里曾经是马帮饮马、洗刷、歇足的地方。

  在日出或黄昏的斜阳下驻足两江沟,你会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震慑得一头雾水。两江沟瀑布高121米,宽约2.5米,比贵州黄果树瀑布高出44.2米,是目前四川和贵州众多瀑布中最为壮观的瀑布之一,也是目前川黔两省最高的悬空瀑布。

      站在半山腰,观悬空瀑布,若银河飞泻,似白练腾空,似雨似雾似风,袅袅升浮飘逸。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瀑布飘逸处,悬崖绝壁上,天然雕饰,幻化为龙、幻化为凤,幻化为人亦或飞禽走兽…… 瀑布坠落处,千年的风霜化作意欲腾空之山鹰,那崖下龙潭终年四季不枯竭,不暴涨,波澜不兴,潭深几许?无人测试,无人敢试,犹如一个巨大的谜团萦绕着南来北往的游人。

  到了谷底,蓦然间一道绮丽的彩虹在瀑布的半腰逐渐显现出来,那彩虹,就那么随随便便地游逛着,不邀自来,不逐自去,扑朔迷离,神出鬼没。灰蓝色的雾气从峻峭的山岩上升起来,把彩虹一寸寸搂住拥入怀中。

  两江沟,两江沟,十人提起十人愁。

  终日难见太阳面,只见猴子搬石头。

  ——两江沟民谣

   野生猕猴固然早已消失了,在轰然的瀑布声中仿佛回荡着隐隐约约的急急呐喊声和马蹄声……

  最后去青云湖。湖两岸水草丰肥,传说这里曾经是马帮饮马、埋锅造饭和露宿的地方。

  距离水口镇子约3公里处的青云湖,是一处集观光、休闲、垂钓、娱乐为一体的水景旅游区。用一支弯曲的木橹,在水面上一来一回悠然搅动,你会觉得,倒映在水中的蓝天、白云、树影,都被这不慌不忙的木橹搅碎,碎成斑斓的光点,迷离闪烁,犹如在风中漾动的一匹长长的彩绸,没有人能描绘它朦胧眩目的花纹。

  有什么事情能够比起在青云湖泛舟更富有诗意呢?小小的木船,在窄窄的河道中起步,缓缓前行,这时候,你的沉重的思绪就随着湖面的宽阔也渐渐地穿越开来……

   古道,驿站,在悠悠的历史长河中,慢慢作古了。但是,沧桑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又再次促使那些找寻文化底蕴的人,不断地在历史的记忆和生活的片段中去刨底问根,就这样,尘封的故事,遥远的岁月便慢慢三三地在你的灵魂深处多出些许感慨来。

水口是传奇的,因为,她充满厚重的历史文化;水口又是鲜活的,因为,勤劳朴实的人们正在赋予她一个全新的未来。

  作者简介

  邵忠奇,男,公务员。四川省散文协会会员,qy88千亿国际市散文协会副秘书长,qy88千亿国际市作家协会理事。qy88千亿国际市古蔺县人。(完)

编辑:西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