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qy88千亿国际|老虎机

文章来源:川南在线 更新日期:2017-09-21 08:46:18

 


   习 惯
 
  天黑之前,我习惯牵着小狗走走

  没有目的,谁牵着谁都可以

  只为还有一段光明

  也许我习惯手上有一根绳索

  任其它事物东奔西突

  现在我牵着落日

  沉重得让手和狗颈都变得红肿

  只是我们习惯了苦难

  疼痛也就麻木

  麻木得不管走到哪里也要回家

  其实家中并无他人
  仍然像另一根绳索,将我套紧

   私 奔
 
  天上的翅膀不需要雷达

  总能找到夜晚巢穴,与另一双翅膀合拢

  地上虫子乱爬

  也能抵达山那边虫子气息

  我的前后左右,全是道路

  却举步维艰

  航线,红灯,道德,时间……

  条条都限制我在成为男人前


  让苏小小、李师师、陈圆圆度日如年

  只有睡在地下的表妹不着急


  她知道,早晚有相见那天

   传 说

  不仅七月七,天天都可以

  不只是神仙眷侣,人间万物也行

  我把每头牛,看成你们喜欢的牛郎

  它低下头去,便有野花怒放

  每朵野花如果挺起腰来

  就可以像织女痴情

  不相信这只是传说,前提如下

  花前月下的誓言

  哪怕在月黑风高吹跑

  也不摘花,不吹牛皮

  更不能按着计算器

  随王母娘娘,一脸坏笑



               作者简介:

  涂拥,媒体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习诗、发诗,后中断,2015年又重新习诗,归来后诗作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草堂》诗刊《青春》《四川文学》《青年作家》等报刊,多次获奖并入选多种诗选集,著有诗集《面你而坐》、诗文集《坐看云起》,执行主编诗集《中国同题诗歌三人行》。(完)

编辑:西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