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你的位置-->内容页
          ★★★
【字体:

qy88千亿国际|老虎机

文章来源:宜宾日报 更新日期:2014/3/25 9:23:56

清明会资料图片

  “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半生愁”,清明节带给老宜宾人的确是多种感受。清明不仅是认祖归宗的纽带,也是祭奠祖先、缅怀先人的节日,更是一个远足踏青、亲近自然、催护新生的春季仪式。

  官府祭祀

  清明时节,关于“阴间”的幻觉,使天地间弥漫着诡异与不祥,地方官遂把祭祀当着头等大事来操办。光绪《叙州府志》记载,叙州府的“天子祭”设坛于城北,祭祀天下死于非命之人,每年三月清明日、七月十五日、十月初一设祭。府、县官置办酒菜,祭祀孤魂野鬼。叙州府所属各县在清明日迎城隍于郊外,设祭于厉坛,以祈地方平安。

  有时,岁月会把祭祀累积为厚重的文化。宜宾人敬仰在宜宾住过三年的黄山谷的人品、学问,经久不息地纪念他。山谷祠是戎州人缅怀山谷的场所,每逢清明大祭,地方官率本地贤达毕集于山谷祠,“岁使叙民奉豚酒”祭祀,表达戎州人追远怀本之心,从南宋末到清末,长达七百多年,清代祭祀到了鼎盛时期。这里又是正俗教化,文人际会的场所,届祭祀礼毕,会聚宴饮,表达享受山谷恩泽之忱。山谷祠是宜宾酒文化的重要遗迹。流杯池、锁江石、山谷祠位置邻近,成为一个以酒文化为中心的风景小区,吸引了无数文化人来此,人们仿效黄山谷的风雅倜傥,或曲水流杯,或酾酒临江,或奉觞怀古,兴至则吟诗咏叹,歌则尽其欢,其歌其诗大多与酒有关。于是戎州饮酒风尚向雅、礼、诗方向发展,即崇尚文人雅集,浅斟慢酌,不尚狂醉滥饮;崇尚酒为社会交往的信使,礼教的媒介;崇尚酒与文学联姻,酒为抒发情感的载体。这样戎州人的饮酒风尚由追求感官刺激朝追求精神享受转化,“一州以涪翁重诗书礼义之泽,渐渍至今”明代周洪谟这一中肯评价,当也包括黄庭坚对饮酒风尚的影响在内。而文士们在清明祭祀时留下的题词墨宝,则精选出来镌刻于流杯池石壁。流杯池成为宜宾酒文化的胜地。

  清明会

  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徐氏宗祠至今仍屹立在喜捷公馆坝。这座封火砖墙高翘的四合院见证了徐氏家族“一门双进士”的辉煌和清明祭祖的隆重。清明节祠堂里要办清明会,族里各家不论男女皆在祠堂里汇聚,久不见面的族人,见面十分亲热,互相问讯。祠堂撤去了正屋两边的栅栏,这样可容纳更多的族人。正殿上供奉的祖先牌位也擦得干干净净,黑底金字分外耀眼。有功名的族人袍服整齐。每个人都特意洗了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用作祭祀的猪已杀来刨得白白净净地摆在祭盘里,放在神龛前的祭案上。

  当然,还行了宰牲礼。执事者以盆取毛,血献于祖宗的灵牌之前,叩拜,焚纸钱。宰牲后行生食祭奠仪。第二天中午还要行熟食祭奠仪。祭奠开始,所有男丁依辈分肃立两旁,女丁则退避到祠堂的厢房里。呼礼者高呼:“启户!鸣炮!”立刻就有启事者将祠堂的大门打开,用铁铳放了三通炮。在主祭者的带领下,读祭文,行“三献礼”、“侑食之礼”,向祖宗“三跪九叩”,请祖宗在香烟缭绕中享受祭祀的贡品。然后男丁退位,女眷依辈分排列,行“三跪九叩”之礼。徐氏特意从宜宾城请了鼓乐班子,祭祀过程都配鼓乐进行。祭祀以后是饮宴,合族在祠堂里热热闹闹地聚餐。

  世易时移,民国时祠堂日渐衰败,祠堂办的清明会大多就只剩下聚餐一事,称为吃清明酒。吃清明酒在宜宾就是吃“九大碗”,其菜肴有“干盘子”、头碗,烧白、肘子、粉蒸肉,白肉、夹沙肉酒米饭、红萝卜烧鸡、粉条鸡肉汤等。富裕的大家族还要添加鱼、鸭等配菜,差点的只好用白萝卜骨头汤、芋儿鸡、豆花充数。酒用坦坦碗轮着喝。托家族的福,清明酒喝得酣畅无比。

  清明酒

  清人杨燮《锦城竹枝词百首》写四川风俗,说到有一种鸟,名为“清明酒醉”:“惊闺页响刚临镜,卖花声过正把梳。淘井挖泥街上唤。‘清明酒醉’树间呼。”原注:“春时有鸟呼‘清明酒醉’四字,第二声即呼‘清明酒醉死’五字,其音清越可听。”鸟得名“清明酒醉”,自然也是清明时节四川民间饮酒风习的一种反映。南溪县有三月十二日“设祭城隍庙”的传统,也设酒席相祝。清道光时南溪人万清涪《南广竹枝词》:“阑干十二数芳辰,可与轩中聚众宾。酒祝宋公筵四座,书差绅士并街民。”作者原注:“可与轩、宋公祠,三月十二日额办酒筵四席,设祭城隍庙。值年首事,无论书差、士民一体同席。”

  宜宾清明会,及上坟祭祖要用大曲酒。宜宾人认为,不用最好的酒就不能表达对祖先的虔诚之意。宜宾的大曲酒有悠久的酿造历史。喜捷公馆坝糟坊头,为明代永乐窖;宜宾城走马街的德盛福为弘治窖;鼓楼街长发升为成化窖,以烤制优质曲酒闻名于世。从前大曲酒有“元曲”和“二曲”之别。大曲酒发酵期比烧酒(小曲酒)长得多,且需优质大曲酒窖,其酿造条件不是一般家庭能具备的。在清代大曲酒的价格大约是烧酒的四倍,这在宜宾地方史志上是有记载的。大曲酒不是供一般家庭日常消费用的。清明会和上坟后喝的大多是烧酒和“二八两”,即用二两烧酒和八两窨酒兑成的混合酒。宜宾城中府堂坝李微恒家善酿绍酒、西街章粟轩和徐大顺家善酿窨酒,窨酒卖出前要装在坛子里埋在在地下储藏,这一过程,宜宾方言称之为“窖”,所以窨酒又叫“窖酒”。窨酒价格较便宜,窨酒的价格大约是烧酒的一半。窨酒用于日常消费,又称为“常酒”。一般酒店都有“二八两”卖,在清明时喝“二八两”也就用不着奇怪了。

  客家人祭祖

  清明时节各家各户都要扫墓祭祖,宜宾人称为“上坟”。宜宾客家人的扫墓时间过去不在清明,而是在农历二月或九月。客家人在艰巨的迁徙过程中,背上祖先的骸骨,从原居住地出发,一路辗转漂泊,找到了落脚的地方,再将骸骨擦洗干净,装入“金骨坛”,选“风水宝地”,择吉日良辰下葬,以祈祖先能福荫子孙后代。

  客家人的祭祀习俗是:每年春节的大年三十必定要拜祭天地和列祖列宗,并于新年拜扫祖坟,感谢祖宗一年来的赐福保佑。南溪也有岁首上坟的风习,万清涪《南广竹枝词》中对这一情景记述道:“岁头珍重新年坟,壶榼归来独醉醺。不比清明携内里,淡红香白一群群。”作者原注:“俗以岁首登墓,为‘上新年坟’。清明则携眷同往。士人谓妻妾为‘内里’。”南溪是宜宾客家人聚居区,所以客家这一风俗至为浓烈。客家人祭祀祖先有春秋两祭,但不在清明祭祖。其中原因有两个。一是清明节处于青黄不接的时候,初来咋到,贫穷的客家人连祭祖的鸡、鸭、鱼小三牲也难以办齐,更不要说其他祭品的操办了;二是清明正值春耕生产大忙季节,家家户户忙于农事,一旦季节错过,收成就成问题。因此,客家人的祭祖,又叫挂祖,就安排在农闲的农历二月和九月。万清涪《南广竹枝词》道:“不过社日上新坟,社日烧钱鼓未闻。独有管弦添处处,祠堂几处祭春分。”作者自注:“’新坟不过社日’,俗语殊不可解,而乡村又从无祭社者,惟祭祠堂率以春分日”。

  光绪《叙州府志·风俗》:“新年拜扫祖茔,谓之拜年。至清明复拜扫,插白纸于坟上,谓之上坟。”这说明,到清末客家人和本土人的祭祖习俗已经互相融合,客家人新年上坟的习俗已被当地所接受,而客家人也入乡随俗在清明增加了一次上坟。

  寒食清明紧相连

  由于清明紧接着寒食节过,宜宾过清明还保持着寒食节的冷食习惯,上祖坟时各家自带食物、餐具,祭祀毕,在坟头野餐。采清明草,将其洗净、合着酒米磨碎,做成青黄颜色,微甜、清香,有韧性的清明粑,可带至坟头当着小食吃;油酥鸭子也带去上坟,将鸭子卤熟,放在油锅里炸至皮酥骨脆,头天做好,第二天上坟肉还不至变质;正当嫩胡豆成熟的季节,将嫩胡豆煮熟、凉拌,和辣椒、香葱,味极可口;折耳根,清明时节田埂上萌发出白净嫩芽,凉拌,和油海椒、醋、酱油,可谓山肴野蔌,甚是难得;“枸地芽”——北方称枸杞头,也极鲜嫩;扇凉面,加煎熟的菜油,面条透剔发颤,可点燃,和葱、姜、蒜水、油海椒、碎米芽菜、宰碎的熟花生米,味美令人惊叹,由此而发散为名满全国的宜宾燃面。

  踏 青

  如果没有踏青,宜宾人也许会长久地沉浸在哀思中,难于自拔。清明从节气上正排在春分之后,此时天气回暖,到处生机勃勃,人们远足踏青,亲近自然,可谓顺应天时,有助于吸纳大自然纯阳之气,驱散川南阴霾寒气和由此带来的抑郁心情,有益于身心健康。在祭祀活动之余,人们去郊外踏青,携友结伴,带上酒肉、果品,到山上河边游耍、野餐。野餐必品尝清明草粑粑,青年人纵声高歌,作猿啸之状,而儿童则觅百草,欢呼雀跃,放风筝,做游戏。宜宾人感于柳枝绽芽,先行报春,将柳条编成圈,戴在小孩头上,或插柳于门窗、房檐,意在亲近自然,催护新生。(乾隆《屏山县志》)

  在这如烟似梦,方生、方灭、将生、将灭的清明时节,宜宾人轻而易举地就感受到生的萌动终将超越死亡。为逝者致以哀思之情,使生者得到安慰,在享受现世人生的同时,更感到生的不易与生命的珍贵,这也许正是生活的原动力。如是想,清明节俗也就具有了更加丰富的文化内涵和意义,从古至今,年年过节,乐此不疲。(凌受勋)

编辑:马庆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